2017年



《治安案件查处中的治安调解》

2017年11月16日 17:33  点击:[]

 

案例编写说明

《治安案件查处中的治安调解》案例负责人为史全增。编写本案例着眼于以下几方面考虑:第一、通过对治安调解基本理论的讲解,使学生进一步加深对《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中相关内容的理解;第二,通过治安调解实训,使学生深刻理解与掌握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适用条件与调解协议书的效力等内容,避免在治安调解实践中出现各种问题。本案件的主要相关理论是行政调解,相关知识点是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适用条件、处理程序和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等。本案例可供《公安行政执法实务与实训》课程使用。本案例的使用对象为本科生、试点班等。

本案例编写遵从学术诚信,遵守学术研究规范,参考或引用数据和文献等均作了说明,参与案例的所有同志所做的贡献均已署名或者作了明确的说明和致谢。

本案例不含有保密或者内部数据,无不宜公开或发表等情形。

案例正文

【序    号】学校案例库综合管理系统自动赋予编码

【案例标题】治安案件查处中的治安调解

【案例作者】史全增

【撰写单位】警务实战训练部

【案例摘要】201192日,浙江某市,小徐在一家酒店停车时,因为收费问题和停车场的保安产生纠纷,并被保安殴打致轻微伤害。小徐报警后双方被带至某派出所。经协警调解,小徐同意接受保安的道歉,并签订了治安调解协议书。但是,在小徐反悔后,协警将其扭送至询问室,强迫其接受调解协议。

【关键词】治安调解、案件范围、适用条件、处理程序、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

【发生时间】201192

【发生地点】浙江某市某酒店停车场

【学科领域】治安学

【适用专业(方向)】公安学

【适用课程】《公安行政执法实务与实训

【主要知识点】

1.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

2.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

3.治安调解的处理程序

4.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

【案例正文】

案例过程。201192日,浙江某市,小徐在一家酒店停车时,因为收费问题和停车场的保安产生纠纷,并被保安殴打致轻微伤害。小徐报警后双方被带至某派出所。经协警调解,小徐同意接受保安的道歉,并签订了治安调解协议书。但是,在小徐反悔后,协警将其扭送至询问室,强迫其接受调解协议。

案例讨论(问题)。

问题一:本案是否可以适用治安调解?

问题二:在治安调解前,公安民警调查取证的程度如何?

问题三:治安调解协议书具有何种效力?如果当事人反悔,公安机关应当怎样处理?

案例小结或评析

在治安案件查处实践中,治安调解是公安机关化解社会矛盾的主要途径之一,但是由于对治安调解的理论及其相关法律规定的理解不到位,乃至是错误的认识,许多民警并不能把握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导致在调解实践中出现了许多扩大或缩小治安调解范围的现象,并对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及其后期处理有着不合理的认识,并由此产生了许多负面问题,如引起投诉或上访等,严重影响了公安行政执法的实效性以及公安机关的公信力。本案例涉及到治安调解的一些基本问题,如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治安调解的程序、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等问题,有助于学生对治安调解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同时也有助于治安调解制度在法治层面上的完善。

【案例教学指导书】见《治安案件查处中的治安调解案例教学指导书》

【案例来源和编写方式】根据实践案例改编

【脱密情况】不涉密

【版权说明】版权由学校和案例作者共同拥有

【相关案例】无

                         


案例教学指导书

一、案例教学分析

(一)教学对象分析

教学对象是公安学、公安技术学专业的学生、在职民警等。

(二)教学目的与要求

通过本案例所涉及的治安案件查处中治安调解相关理论的学习,使得学生了解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适用条件、处理程序,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等问题,有助于学生对治安调解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并正确合理地进行治安调解。

(三)教学重点与难点

1.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

2.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

3.治安调解的处理程序

4.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

(四)教学方法与手段

多媒体教学、案例教学、讨论教学、实训教学

(五)教学场地和设施要求

1.案例教学利用多媒体教室;

2.治安调解实训应有调解室。

二、基本案情

(一)基本案情简述

201192日,浙江某市,小徐在一家酒店停车时,因为收费问题和停车场的保安产生纠纷,并被保安殴打致轻微伤害。小徐报警后双方被带至某派出所。经协警调解,小徐同意接受保安的道歉,并签订了治安调解协议书。但是,在小徐反悔后,协警将其扭送至询问室,强迫其接受调解协议。

(二)案例的“教学焦点问题”

本案例引导出以下教学焦点问题:

1.本案是否适用于治安调解?

——对本问题的解答,需要了解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和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两个基本问题。

2.在治安调解前,公安机关调查取证的程度如何?

——对本问题的解答,需要理解治安调解的基本处理程序。

3.治安调解协议书具有何种效力?如果当事人反悔,公安机关应当怎样处理?

——本问题既涉及到治安调解协议书的约束力,也涉及到治安调解失败后怎样处理的问题。通过本案例的理论和实践分析,也需要探讨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在立法上的完善问题。

三、案例教学准备

(一)教师准备说明

1.安排学生提前预习讨论案例

教师提前将案例材料分发给学生,组织学生分组进行讨论,要求学生提出问题、解答问题,最终形成研读案例报告。

2.准备背景知识和案例反映的基本内容

治安调解是指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情节较轻的治安案件,在公安机关的主持下依法查清事实、分清责任的基础上,劝说、教育并促使双方交换意见,达成协议,从而对治安案件做出处理的法律活动。治安调解是治安案件办理的重要方式,公安机关对于符合法定适用条件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既可以依法进行处罚,也可以通过治安调解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与争议,并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免于处罚。

如今,因为民间纠纷引起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越来越多,如果办案民警将这些案件孤立地看待,仅仅是简单地进行处罚了事,极容易导致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继续恶化,乃至产生更严重的矛盾,引发新的治安案件或刑事案件,从而不利于社会关系的和谐稳定。而以治安调解的方式处理,则有助于化解社会矛盾,削减积怨,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治安调解制度也是国家权力对民间自治传统的包容与理解,在许多社区、农村、乃至工作单位中,社会关系的维系主要依赖于传统的道德、情感或服从关系,一旦国家权力介入并对一方施加制裁,就会割裂维系这种传统社会关系的纽带,只要是当事人还继续生活在这个环境中,必然会遭遇各种困境。而正式法律的实施却使人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大家不能按照以往的习惯保持既争斗又和谐的关系。即使是实现了法律上的正义,但是由此带来的影响往往会更大。

但是,处理不当的治安调解,也会引起当事人对公安机关的不满,甚至酿成上访事件,严重影响公安机关的公信力。如有些治安案件,因为多次调解不成功,一方当事人认为公安民警偏袒另一方,从而向上级公安机关投诉或上访。有些民警强制当事人接受调解,更是引发了诸多矛盾。

本案例反映的基本内容:(1)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2)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3)治安调解的处理程序;(4)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

(二)学生准备说明

1.学生先行分组、在课前对案例进行充分研读;

2.提出、总结问题,查找资料分析、解决问题,撰写“案例研读报告”。

四、案例导入

201192日,浙江某市,小徐在一家酒店停车时,因为收费问题和停车场的保安产生纠纷,并被保安殴打致轻微伤害。小徐报警后双方被带至某派出所。经协警调解2个小时后,小徐同意接受保安的道歉,并签订了治安调解协议书。在调解协议签订后,小徐认为自己受了伤,要求保安赔偿自己200元医药费。主持治安调解的协警很生气,认为小徐说话不算话。小徐想出门拿手机打电话时,协警就对小徐实施了人身控制,并将小徐强行扭送至询问室,强迫其接受调解协议。

离开派出所后,小徐感到很委屈,在记者的陪同下到该派出所投诉负责调解的协警。派出所的施教导员接待了小徐。施教导员认为,在此起案件中,小徐与保安发生了扭打,也是违法嫌疑人之一。小徐未经看管的协警同意,擅自离开看管区域,协警有责任将其限制在固定的区域。在记者问施教导员“签了字的调解协议是否有法律效力?”施教导员肯定地回答:“是有法律效力的。”当记者追问:“签了字再反悔,是不是被允许?”施教导员迟疑地想了一会,满脸尴尬地回答:“这个就不要问了。”然而,小徐认为自己接受调解的被侵害人,而不是违法嫌疑人。对自己遭到如此对待,表示无法接受。

五、案例分析和讨论

(一)本案是否属于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

1.相关法律规定及其解读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条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经公安机关调解,当事人达成协议的,不予处罚。经调解未达成协议或者达成协议后不履行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本法的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给予处罚,并告知当事人可以就民事争议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153条第1款规定:“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故意伤害、侮辱、诽谤、诬告陷害、故意损毁财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侵犯隐私、非法侵入住宅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调解处理:(一)亲友、邻里、同事、在校学生之间因琐事发生纠纷引起的;(二)行为人的侵害行为系由被侵害人事前的过错行为引起的;(三)其他适用调解处理更易化解矛盾的。”该规定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条关于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予以具体化,因此,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故意伤害、侮辱、诽谤、诬告陷害、故意损毁财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侵犯隐私、非法侵入住宅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在符合法定调解条件的情况下,都是可以调解处理的。

此外,《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154条规定了不适用调解处理的情形:“(一)雇凶伤害他人的;(二)结伙斗殴或者其他寻衅滋事的;(三)多次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四)当事人明确表示不愿意调解处理的;(五)当事人在治安调解过程中又针对对方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六)调解过程中,违法嫌疑人逃跑的;(七)其他不宜调解处理的。其中,雇凶伤害他人、结伙斗殴或者其他寻衅滋事等行为,不仅主观恶性大,对社会的危害也很大,不能进行调解。多次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即使是符合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但因为违法行为人屡教不改,必须给予惩处。当事人在治安调解过程中又针对对方实施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证明当事人并未接受公安机关提供的调解平台,应当予以处罚。在调解过程中,违法嫌疑人逃跑的,属于没有诚意的现象,公安机关无法继续进行调解。

2.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因民间纠纷引起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

民间纠纷,是指因为公民之间、公民和单位之间,在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等活动中产生的纠纷。如公民之间因为债务、婚姻、情感等发生的矛盾,公民和单位之间因为工资、福利、晋升等发生的矛盾等。治安调解领域的民间纠纷,主要是指公民之间如亲友、邻里、同事、在校学生等关系密切的人之间发生的争议。

案件范围的界定方面: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故意伤害、侮辱、诽谤、诬告陷害、故意损毁财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侵犯隐私、非法侵入住宅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情节较轻的,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

在治安调解实践中,也有民警将盗窃、扰乱单位秩序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进行调解处理,不适当地扩大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需要明确的是,治安调解主要集中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3章第3节“侵害人身权利、财产权利部分,其他类型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妨害社会管理等)并不适合治安调解。如寻衅滋事等行为属于扰乱公共秩序行为,被侵害人并无过错。而在盗窃行为中,被侵害人也无过错,对其进行调解反而会助长盗窃行为的高发。

本案中,小徐因为停车费问题和保安产生纠纷,并被殴打致轻微伤害,属于因为民间纠纷引起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符合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

(二)本案是否适用于治安调解?

本案符合适用治安调解的以下几个条件:

1.符合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因民间纠纷引起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

具体分析可以参见上文。

2.情节较轻,应当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行为

情节较轻,并非是指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产生后果较轻,而是一种综合的判定,需要考量性质、手段、后果、社会危害性情况,不能单纯地以结果来确定是否属于情节较轻。一般情况下,适用治安调解的治安案件,双方都负有一定责任,正是因为被侵害人的过错,导致了违法行为人实施了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因此在道义上是有情可原的。例如,由于被侵害人十分过分的举动如以特别恶毒的语言辱骂违法嫌疑人、或长期欠债不还等,致使违法行为人一时激愤而对被侵害人实施了殴打行为并造成轻微伤害,此种情况不宜仅以结果来确定,而应综合考量被侵害人的过错、手段、后果和社会危害性等,尽可能予以调解处理。

3.当事人同意进行调解

选择治安调解的前提条件是,当事人必须同意调解,公安机关才能启动治安调解。调解的目的在于,公安机关为当事人提供一个互谅互让、化解矛盾的平台,是否加入此平台中来,应当由当事人自己来确定,而非公安机关强制当事人接受调解。但是,关于对当事人是否同意接受治安调解的判断,也并非是在公安民警第一次得到不接受的答复后就视为不接受调解,产生纠纷后的当事人心理是复杂的,既想要尽快解决纠纷,又要求对方付出一定的代价,有时更是出于爱面子的心理,在刚开始时并不好意思直接表态接受调解。这种情况下,公安民警不要急于下结论,而要通过中立和缓的语言,向当事人表达清楚治安调解的意义和效力,并给当事人一定的考虑时间,尽量地促进当事人接受调解。但是,决不能强制当事人接受调解,特别是不得以威胁、恐吓、殴打或其他违法方式强迫当事人接受调解。

4.公安机关选择调解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条规定,公安机关对符合治安调解适用条件的治安案件,“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此处,法律用词是公安机关“可以”调解处理,而非“应当”。即公安机关有权根据自己的判断,可以行使裁量权,选择是否适用治安调解。公安机关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判断,来确定是否进行调解处理。在执法实践中,有些公安民警认为,“可以”一词赋予了公安机关绝对的自由裁量权,这种理解是不对的。在行政法上,可以一词应从保障当事人权利和限制行政权力的角度来进行解释。公安机关应当秉持良好行政和理性裁量的原则,对通过调解处理可以更容易化解社会矛盾的案件,尽可能地选择调解处理。对符合治安调解条件,当事人又具有调解意愿的,应当给予调解。如某地,公安民警在处理一起符合治安调解条件的案件时,在当事人已经同意接受民警调解的情况下,办案民警却没有进行调解,而是直接予以处罚处理。这种做法是明显不当的。同时,“可以”一词,也给了公安机关一定的裁量权,使公安机关有权对是否进行调解,怎样进行调解进行选择。办案民警判断存在当事人不容易达成调解协议,或达成协议后很可能得不到履行等情况下,应当不予治安调解。

通过前述分析可知,本案中小徐因停车费纠纷而被保安殴打致轻微伤害,符合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属于情节较轻的治安案件,在公安机关受案后,当事人双方都自愿接受调解,公安机关也选择进行调解,因此符合治安调解的适用条件,民警可以对该案中的当事人进行治安调解。

(三)在治安调解前,公安民警调查取证的程度如何?

调查取证是治安调解程序的前置和基础环节,公安民警在受案后,应立即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及时进行询问、勘验检查,并对涉案物品进行扣押或登记。治安调解一般应当建立在调查取证完毕的基础上,即“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办案民警既可以进行调解,也可以进行处罚。在调解实践中,出现了很多因为调查取证不足,后期当事人未达成协议或达成协议后不履行,导致公安机关无法对违法行为人进行处罚,而被侵害人又要求追究违法行为人法律责任的事件,甚至有些当事人认为民警偏向一方,导致其频繁地到公安机关要说法,或上访的现象。因此,公安民警在调解前,应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调查清楚,决不能为了逃避治安管理处罚决定的作出,而不进行调查取证。

当然,有些案件本身是难以查清,如打架斗殴类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可能双方互有损伤,并且究竟是哪一方先动的手很难说清楚。除非有与案件双方当事人无利害关系的证人,事实的认定一般是很难达到清楚无疑的,因此对这类案件应以调解为宜,可以避免复杂并且难以确定的调查取证工作。但是,民警对这类案件也应进行必要的调查取证,把基本事实进行固定,以防达不成协议或不履行协议,而导致无法处罚的现象出现。为确保调解取得良好效果,调解前应当及时依法做深入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以查明事实、收集证据、分清责任。

在本案中,施教导员认为小徐与保安发生了扭打,也是违法嫌疑人之一。但是,根据《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二)》的意见:“为了免受正在进行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侵害而采取的制止违法侵害行为,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但对事先挑拨、故意挑逗他人对自己进行侵害,然后以制止违法侵害为名对他人加以侵害的行为,以及互相斗殴的行为,应当予以治安管理处罚。”如果小徐是为了免受保安正在进行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侵害而采取的制止违法侵害行为,应当属于正当防卫行为。公安机关在此案中,并未确切地调查清楚案件事实,进而导致对小徐正当防卫行为进行了错误的定性。如果小徐不接受治安调解协议,必然会产生处罚时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的问题。这也可能是辅警不满小徐在其签订调解协议后继续要求赔偿的原因。

(四)治安调解协议书具有何种效力?如果当事人反悔,公安机关应当怎样处理?

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问题,在法律上虽然规定的较为明确,但是在实践中是出问题较多的地方。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条的规定,达成协议后不履行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本法的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给予处罚,并告知当事人可以就民事争议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此处仅规定了违法行为人不履行调解协议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本法的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给予处罚,但实际情况更为复杂。

在治安调解实务中,当事人的反悔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签订调解协议后,被侵害人反悔。对这类情况,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调解协议对被侵害人的约束力问题。我们认为,在签订调解协议后被侵害人反悔的,公安民警应当耐心说服其接受调解协议,但是不能强迫被侵害人接受。如果被侵害人反悔,应分别情况进行处理。如果调解协议的内容为违法行为人赔礼道歉或民事赔偿,违法行为人已经赔礼道歉或赔偿完毕的,那么调解协议已经履行,对违法行为人不再进行处罚。如果调解协议书不涉及民事赔偿或已经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被侵害人认为还有其他损害并在签订协议后即反悔不接受赔偿的,可以转入处罚程序,民事赔偿由当事人自行向法院起诉。还有一类特殊的情况,在未签调解协议前,被侵害人拿到违法行为人的主动赔付的赔偿金后反悔,但是赔偿金不退给违法行为人的。由于此时并未签订调解协议,被侵害人虽然取得了赔偿金,但是其拒绝签订调解协议的行为,证明其不同意接受调解,因此公安机关应对违法行为人依法进行处罚,并告知当事人对民事争议部分向法院起诉。需要注意的是,为了防止由此类情况的产生争议,公安民警应当告知违法嫌疑人在签订协议后再进行赔偿,公安机关对在此之前当事人之间的民事问题不承担责任。

2.签订调解协议后,违法行为人反悔。此类情况,违法行为人反悔且不履行调解协议,公安机关应当根据之前调查取证认定的案件事实,依法对违法行为人进行治安处罚,并告知被侵害人就民事争议部分向法院起诉。

本案中,即是被侵害人反悔的情况。因为协议的内容是赔礼道歉,如果保安已经赔礼道歉完毕,视为治安调解协议得到履行,保安不再接受治安处罚。如果保安还没有进行赔礼道歉的情况下,可以转入处罚程序,并告知小徐就民事赔偿部分向法院起诉。但是,本案中,协警对被侵害人的控制行为是明显失当的。

六、案例总结与点评

在公安行政执法实践中,治安调解是公安机关化解社会矛盾的主要手段之一,但是由于对治安调解的理论及其相关法律规定的理解不到位,乃至是错误的认识,许多民警并不能把握治安调解的案件范围,导致在调解实践中出现了许多扩大或缩小治安调解范围的现象,并对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及其后期处理有着不合理的认识,并由此产生了许多负面问题,如引起投诉或上访等,严重影响了公安行政执法的实效性以及公安机关的公信力。

本案在治安案件办理实务中颇具有代表性,涉及到治安调解的一些基本问题,如治安调解的范围、治安调解的条件、治安调解的程序、治安调解协议书的效力等问题,有助于学生对治安调解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同时也有助于法治层面的完善。治安调解案例的选择,应着重于考核学生对治安调解适用条件的理解,治安调解前的调查取证问题,以及治安调解协议书的约束力问题。本案例的选择既可以较好地涵盖以上问题,并能够进行相关理论的适度拓展。通过教师的总结与点评, 并提出以下两个新的问题促使学生继续思考,使得课堂内容得以深化和提升:(1)对符合治安调解适用条件的治安案件,怎样平衡治安调解和治安管理处罚的关系?(2)当事人不履行治安调解协议书或调解失败的,可否对违法行为人从重处罚?

分享到:

上一条:2015青海西宁吸毒人员袭警抢枪案 下一条:《治安案件中证言证据的审查认定之案例...

关闭




系统维护: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1号     邮编:100038     Email:webmaster@ppsuc.edu.cn    文保网安备案号 1101020005     西城网安大队备案号:11010200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