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2015庆安火车站民警持枪处置案例

2017年11月16日 17:33  点击:[]

 

一、案例过程

(一)基本情况

2015 5 2 中午1219分许,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火车站内,当地村民徐纯合(男、45岁)在与其母亲及3名子女在候车过程中,突然故意封堵候车室进站出入口处通道,并与前来制止其违法行为的站内值班民警李乐斌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4分钟后,民警李乐斌在警棍被抢且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将对其进行持续攻击的徐纯合当场击毙。

(二)案发情况

5 2 午时1219分,庆安县居民徐纯合与其母亲及3名子女在候车时,突然无故将其母手推车挡在候车室进出口处,将准备进站的乘客推出门外,并将候车大厅门关闭,导致门外40余名乘客无法进入候车大厅。由于车站内的两名值班警员一名在站台执勤,因此,车站内公安勤务室值班民警李乐斌在接到安检员报警求助后,只身一人赶到现场进行处警。

(三)处置过程

1219分左右,民警李乐斌在赶到徐纯合所在的安检口后,隔着栏杆对正在堵门的徐纯合进行了口头警告,并扭住徐某右臂,但徐纯合并不服从,辱骂并用左手持矿泉水抛砸李乐斌,李乐斌此时隔着栏杆扭住徐某双臂(见图1),基本控制住了现场局面。站台外的40余名旅客此时陆续进入候车大厅。

此时,民警李乐斌放开了徐某双臂,并准备将其带离,徐某不从,声称:“你敢抓我,我捅死你”并伴有掏东西动作,李乐斌判断对方可能要掏凶器,故将枪套中的枪第一次拔出进行持枪戒备(见图2)。拔枪后,民警李乐斌发现徐某并未掏出任何凶器,便将枪收回,之后快步走回值班室准备取警械。此时,徐某绕过安检门向民警追去,并在李乐斌进门后疯狂踢踹值班室门。

李乐斌从值班室取出警用防暴长棍对徐某进行击打,徐某双手抓握住长棍,双方在僵持之后,徐某将其身边的母亲推向民警,并举起其6岁的女儿向民警砸去(5)。之后李乐斌再次用警棍击打徐某,徐某在抢夺民警长棍的过程中,扬言称:“有枪咋的?谁抢到是谁的!”并用拳击落李乐斌头部的警帽,李乐斌单手还击,但被徐纯合将长棍成功夺下,并用双手持棍击打民警李乐斌的头部。

1223分,李乐斌在被警棍击打到头部后退过程中第二次掏出配枪,并打开保险子弹上膛,同时对徐某实施多次口头警告:“别动!”

徐纯合此时并未停止对警察持棍攻击,在持棍击打到李乐斌右手后,李乐斌向徐某开枪,击中徐某心脏部位,徐某随即停止反抗并瘫坐在大厅长椅上。

二、案例讨论

讨论点第一阶段:

问题一:民警李乐斌在处警过程中,第一次对徐纯合采取的强制控制符合武力使用的法律规定吗?依据的哪条法律款项?

问题二:李乐斌对徐某的强制控制,符合口头传唤并转换为强制传唤的条件吗?如果允许,为何没能对其进行上拷带离?(对嫌疑人实施上拷的客观条件有哪些?)

问题三:在放开徐纯合后,李乐斌有拔枪并收回的动作,这个动作算不算使用武器?此时民警李乐斌的拔枪举动是否合理?为什么?

讨论点第二阶段:

民警李乐斌回到值班室,取出警用长棍,对在门外的徐某进行击打,徐某与民警进行了第二次的肢体对抗,李用长棍对徐某进行击打,在此过程中,徐某由于在对抗中不占优势,故举起幼女向地面砸去;

讨论点第三阶段:

1223分许,徐某再次试图抢夺民警手中长棍,并用拳打掉李乐斌警帽,同时扬言:“有枪咋了?谁抢到就是谁的。”10秒钟后,徐某抢下民警警棍,李乐斌后退,掏枪并将子弹上膛;

问题一:李乐斌回值班室选择长棍准备对徐某进行控制,所选择的警械是否为在此情景下,处置效果最佳的警械?在单警处警状态下,何种警械在此种情境下处置效果相对更有效?

问题二:李乐斌用长棍与徐某的对抗中,为何没能在第一时间将对方制服?使用长棍的目的,优势及正确方法和技巧有哪些?

问题三:李乐斌被抢下警棍,在被攻击后拔枪上膛,其做法合理吗?

讨论点第四阶段:

122310秒,李乐斌口头警告徐某:“别动!”

122312秒,徐某用警棍击打到李乐斌头部;

122314秒,徐某击中李乐斌持枪右手,李乐斌在此时向徐某开枪。

问题一:李乐斌被再次击打后,对徐某进行口头警告,为何不鸣枪示警呢?如何在实战中规范、有效的使用语言警告?

问题二:李乐斌为何不向徐某肢体射击而向其身体要害部位射击?其做法合理吗?

问题三:李乐斌此时选择利用武器处置,现场用枪条件符合吗?

三、案例小结及评析

庆安火车站枪击案案例中,民警李乐斌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只身一人处置现场警情,在处置过程中,面对醉酒人员徐某的暴力抗法,体现出处置中较好的处理处置方式,包括:

第一,民警在接到求助后能够马上赶赴现场进行处警,并在现场警力不足情况下积极处置现场警情;

第二,李乐斌能够运用徒手技术第一时间将嫌疑人手臂控制,使站内现场秩序得到有效恢复,体现出其具备一定徒手控制技战术素养;

第三,民警李乐斌在处置过程中,始终对嫌疑人保持高度的戒备,并根据嫌疑人所作出的举动相应提升、降低武力使用的层级,体现出其具备良好的战术意识。

但李乐斌在本案的处置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本案的处置结果颇受社会舆论争议,其问题体现与以下几方面:

第一,警用装备为携带齐全

李乐斌在处警时,除配枪外,其余单警装备并未携带,包括警棍、催泪剂、战术手电、手铐等,其执法记录仪也因维修而为携带,由于装备携带不全,导致突发事件时,李乐斌还要回值班室拿取警用装备;

第二,警用装备选取针对性不强,不能在处置中发挥装备优势

李乐斌在回值班室后,选择使用长棍对徐纯合进行处置,但长棍在实战中的运用以控制距离为优势,而单警实战状态下,对对方实施近距离控制,长棍则容易被对方抢夺,因此,此时选择长棍处置则为一失误之处;

第三,在对嫌疑人实施制服控制过程中,控制方法使用不当。

在初次对徐纯合进行徒手控制后,李乐斌未能乘机对其实施进一步约束控制,导致徐某对李乐斌进一步攻击;

(约束控制应在对对方状态有足够压制时才可使用,但现场李乐斌人数及警械装备都不占优势,因此,应利用徒手关节技控制术,将徐纯合制服后,对其实施上拷控制。)

除有效的徒手控制外,应选用适合单警作战的制服性警械进行处置,如采用驱逐性警械催泪剂及制服性警械警用短棍结合,对嫌疑人实施有效的喷射及短棍击打、近身持棍(徒手)控制;

此外,若要在条件只允许使用长棍的条件下,也应以戳击和击打对方腿部为目的,以破坏对方身体平衡,击打其腿部活动神经点使嫌疑人暂时丧失抵抗能力,再对对方实施近身控制。

综上所述,结合本案中,民警在处置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教师应在教学中突出在处警现场警力不充足的单警处置情况下,如何快速对现场进行先期控制,并在必要时对施暴嫌疑人实施有效的徒手、警械控制。

分享到:

上一条:2015-2-8南宁西乡塘KTV民警枪击案 下一条:2015青海西宁吸毒人员袭警抢枪案

关闭




系统维护: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1号     邮编:100038     Email:webmaster@ppsuc.edu.cn    文保网安备案号 1101020005     西城网安大队备案号:11010200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