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2012云南省宜良县“醉汉”李贵全持刀袭警致死案

2017年11月16日 17:33  点击:[]

 

案情介绍

2012 10 15 凌晨5时许,云南省宜良县古城派出所两位民警在接警后赶到村民家中,在对一起酒后滋事警情的处置调解过程中,被醉汉李贵全持刀疯狂袭击后身负重伤,两小时后,两民警被村民发现一前一后倒在村口停放的警车前,其中一位民警已经牺牲,另一位被发现时尚有气息的民警,也在被送往医院急救的途中停止了呼吸。犯罪嫌疑人李贵全,在事发当日上午于邻村树林中被民警抓获归案。

(一)案发情况

    2012 10 15 凌晨504分,云南省宜良县古城镇小冲村村民李琼芬电话报警,称其小叔子(李贵全,42岁,住其隔壁,在1997年曾因误杀其父亲被判入狱13年,后减刑出狱)在醉酒后多次无故到其家中滋事,均被李琼芬老公李贵生推回家中,其中有一次,李贵全还是携刀翻墙入其家中闹事的。

(二)处置过程

接宜良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处警指令后,古城派出所民警李云祥(男,36岁)、张建作(男,26岁)着警服,携带警用甩棍两根,迅速开警车赶到李琼芬家中了解情况,之后在报警人丈夫李贵生的陪同下,前往李贵全家中准备对其进行询问。

由于李贵全家院子没有门,一行人直接走到了李贵全所在的屋前,进屋后,民警发现李贵全就在靠墙的沙发上歪坐着,当时天色较暗且屋内没有开灯,由于看不清,两名民警靠近了李贵全。其中一名民警问道:“李贵全,你夜里多次到你哥哥家到底要干什么?”“不干什么!”李贵全一边回答,一边突然抄起身旁桌上的水果刀猛的向民警刺去,由于反应不及,民警张建作被刺中胸口,慌忙之中二人掏出警棍进行抵挡,并推着李贵生向院门外跑去。跑出院门后,民警让李贵生赶快回家把房门锁好不要出来,之后,李云祥搀扶着张建作向村口停放的警车方向走去。

此时,李贵全提着刀追了出来,在去村口的路上与两位民警展开了激烈的搏斗,搏斗中,民警张建作、李云祥均被刺中胸部和腹部多刀,在袭击民警后,李贵全返回自己家中。随后,两名民警忍伤痛相互搀扶着继续向警车走去,最终因伤势过重倒在了村口停放的警车前。

二、本案例中民警处置的失误之处

此案例为一典型的处置醉酒持刀滋事警情的失败案例。古城派出所民警张建作、李云祥在凌晨接到群众报警后能够快速赶到报警人家中处理警情,并在遭到醉汉持刀突袭的危险关头,及时掩护报警人丈夫李贵生撤离危险区域并安全返回自己家中,说明两位民警对自己工作具有高度的责任心,并确实做到了时刻将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对工作的负责态度和面对危险勇于奉献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敬佩与发扬的,但在处置过程中两名民警遇袭殉职,这个结果却是惨重和令人失望的。

整个事件始末,从两名民警在出警前所做的处警前准备工作,到在对李贵全进行询问时被对方持刀突袭反应不及,到最后二人与嫌疑人展开搏斗过程中被对方接连刺中胸部、腹部多刀,都是导致此次悲剧发生的最直接原因所在。

(一)事前准备工作不充分,警用装备携带不齐全

在接到村民李琼芬报警后,两名民警着警服,携带两根警用甩棍就赶到报警人家中了解情况,单警装备中的步话机、强光手电、催泪器、手铐、手枪均没有携带,其中一些针对刀具的防护性装备和警械,如防割手套、防刺服、警用盾牌等,也都没有根据接警后所收集到的信息进行相应准备,因此导致了二人在李贵全持刀疯狂攻势下,仅能以甩棍进行抵挡,其由警用装备所带来的警力优势发挥受到很大限制。

此外,在被李贵全刺伤后,两位民警在警车前,曾用手机拨打过120急救中心试图寻求援助,但在电话接通后,民警却已晕倒在血泊之中无力求助,由此可知,由于没有携带手台,也使两位民警失去了在第一时间寻求警力和医疗援救的最佳时机。

(二)对现场风险评估工作不充分,戒备意识薄弱

犯罪嫌疑人李贵全有严重的暴力史,曾在97年因家庭琐事失手误杀其父亲被判入狱,后减刑出狱;出狱后的李贵全常常酗酒滋事,且与其哥哥李贵生经常发生矛盾冲突,古城派出所也曾多次出警调解过兄弟二人的矛盾纠纷,其中民警张建作也曾到现场调解过其二人纠纷,因此对于其兄弟间所存在的矛盾,张建作应是有所了解的;此外,据此次报警人所提供的信息,李贵全是在酒后携刀到其哥哥家进行滋事的,因此,由上述综合信息可以判断出,李贵全属于一个高度危险性人员,但面对如此高危的人,两位民警在事前并未充分重视,出警时,仅当做是一起普通的家庭纠纷到现场进行处置的,并没有想到此后的处置过程中,现场的冲突风险可能会升级;

此外,在进入李贵全所在房屋后,民警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对现场形势进行有效的风险评估,没有对可能会发生的危险进行预判,也没有对李贵全保持足够的戒备意识;由于现场光线暗看不清,两名民警靠近了李贵全。以上所出现的问题,均直接导致了李贵全在猛然持刀突袭时,两民警因戒备不足且与对方距离过近而反应不及被刺中胸部,之后面对对方攻击慌忙应对,形势非常被动。

(三)民警在遇袭后防卫与控制技、战术运用不当,未能发挥警力优势

李贵全持刀追上民警张建作、李云祥时,与二人再次展开了激烈搏斗,在搏斗中,两名民警面对醉汉李贵全的持刀攻击,“攻”,未能对嫌疑人的有效部位实施击打、控制;“防”,未能躲过对方持刀的捅、刺,最终二人被李贵全接连刺中胸部和腹部多刀,后因伤势过重而牺牲,由此可见,在与犯罪嫌疑人李贵全搏斗过程中,防卫控制技、战术运用不当,也是导致两位民警遇害的主要因素之一。

三、民警应对酒后滋事警情的常见处置对策

酒后滋事警情是民警在日常勤务工作中的常见警情,此类警情有着多发、处置时干扰因素多、危险性大、对抗性强等特点。醉酒者由于大量饮酒往往产生情绪亢奋、冲动易怒、语无伦次、行为随意等生理特点,且由于酒精对中枢神经系统的麻痹作用,会使醉酒者产生痛点升高,对疼痛的敏感度降低生理反应,这些因素提升了在处置醉酒滋事警情时暴力犯罪发生的可能性,也使民警对醉酒人员进行劝解、控制和带离等工作造成了诸多困难。

民警在处理酒后滋事警情时被饮酒者袭击致伤的案例在我国各地大量存在,流血甚至牺牲事件屡屡发生,因此,在处置此类警情时,为避免此案例的惨痛重现,我们应在处置的前、中、后阶段注意以下几方面问题:

(一)处警前,应做好充分事前准备工作以确保自身警力优势

接到酒后滋事警情处警指令后,民警应尽可能详细的收集现场相关情报信息,并根据所收集信息有针对性进行事前准备工作,以确保自身警力优势得以保证。

警力优势包括人员数量与警用装备上的优势。针对现场滋事人员的数量与现场情况,在警力充足的情况下,处置警力与滋事人员的人数比应至少达到二对一的比例,从而确保处置时我方能够人员数量上占得优势;

民警在处置醉酒滋事警情时应携带单警装备出警。根据《公安机关单警装备配备标准》要求,单警装备中必配装备有伸缩短棍、催泪喷射剂、手铐、强光手电、警用制式刀具、防割手套、警用急救包和警用水壶,还包括警服和多功能腰带;选配装备包括枪支、对讲机、警务通、防刺服和警用装备包。针对事前所收集的情况信息,民警应除带齐必备装备外,当涉及醉酒持刀警情发生时,还应携带防刺服、盾牌等装备,若条件允许,还应尽量携带抓捕钢叉及枪支出警。

(二)快速、充分、有效的做好形势(风险)评估工作,提高自身安全意识

在到达处置现场后,民警应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对现场情况信息进行再次收集并加以研判,对可能发生的风险进行有效预判,并在形式评估的基础上,做好充分的临战准备工作,同时,还应制定相应的处置策略和在突发情况发生时的应急预案。

此外,民警在现场处置中要牢记警务战术中的“危险加一”理念,应始终对醉酒滋事相关人员、危险物品保持高度戒备的状态。戒备状态包括在心理和外在行为上的戒备,有效的戒备有助于在危险突发时我们能够做出快速、充分的应对措施,这也符合战术上的一条基本要求:“做最充分的准备,做最坏的打算。

(三)民警遇袭后应快速做出反应确保自身安全,并对嫌疑人实施有效控制

在对酒后滋事警情的处置中,当醉酒者对执法人员进行袭击时,民警应快速做出反应,能够运用适度的防卫、控制技进行自我保护,确保自身战斗力的持续,同时对嫌疑人实施快速、有效控制。

1、通过运用防卫技战术以确保自身安全

以处置酒后持刀滋事警情为例,若醉酒者持刀袭警,民警应在对抗中合理运用防卫、控制技战术,如防守时,对刀的有效防御通常采用体位挪闪、空间转移、徒手或警棍拍挡等方式完成,同时应结合语言和适度武力做好对对方实施快速反击控制的准备。

例如:醉酒者持刀捅、刺民警,民警应以徒手或警械进行拍挡防守同时结合灵活的步法向持刀人体位两侧后方移动闪躲,并迅速与醉酒持刀者拉开足够的安全距离,并对对方实施有效的口头指令,命令对方放下凶器,否则会对对方使用警械或武器处置,同时要快速取出相应警械或武器准备对对方实施反击控制。若在现场无警械可用的情况下,民警也可就近取材,利用桌椅、腰带、拖把等物进行防御,并寻找可以当做掩体的物体与持刀者进行周旋。

2、通过运用控制技战术对嫌疑人实施有效控制

在对酒后持刀滋事人员进行快速控制时,民警应充分发挥自身警力优势,通过口头、徒手、警械及武器控制及警员间的站位控制等方式对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实施有效制止,并应以“最小伤害”的最低武力处置原则对负隅顽抗的醉酒持刀者予以合法、合理、安全、有效的武力控制。

此外,民警在对酒后持刀滋事者实施控制时,还应注意以下几点:(1)应在击落对方手上凶器后再对对方实施近身控制

哪怕自身格斗技术水平再高,除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处置民警都尽量不要采用“徒手夺刀”技术,以避免因夺刀失误后刀对民警所造成的致命伤害,应强调发挥自己人员数量上的优势和警用装备上的优势,通过催泪剂喷射或以短棍击打对方持刀手臂内、外侧肌肉神经点,将对方手上的刀击落后再对对方实施近身控制;

2)对酒后滋事者实施控制时,应注意对方酒后产生的生理变化

应注意醉酒者在酒精刺激下可能发生对疼痛敏感度降低等生理变化,因此,在对对方实施击打或催泪剂喷射后,应继续保持戒备状态,直到对方有所反应后再对其进行进一步控制。同时,在控制过程中,应对对方的肩、肘、腕关节等重点部位实施准确、有力控制,防止对方因痛点升高,过度亢奋挣脱反抗。

3)对醉酒滋事者实施有效控制后的相关工作

对醉酒滋事人员实施有效控制后,尤其是酒后持刀滋事者,应对对方实施规范、细致的搜身工作,去除其身上可能携带的危险物品,并对扣押物品进行记录登记;对于饮酒过多昏睡不醒的酒后滋事人员,应将其送往指定医院或有一定条件的公安机关醒酒室进行约束醒酒,并在对方醒酒前予以专人监护,防止醉酒者发生意外。

在实战中,民警在对醉酒持刀人员的处置中,能够发挥出何种水平的防控技、战术,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置结果,更多因素是与平时贴近实战的训练质量密不可分的,因此,对民警处置此类警情的专项训练科目设置时,应有针对性的设置相关训练内容,并在处置情景、难度、强度等方面做到由浅入深,逐步增加难度,通过科学、系统、合理、有针对性的,贴近实战的专项训练以提高民警应对此类警情的处置能力,从而避免此惨痛事件的再次重现。

四、小结

醉酒滋事警情是民警在日常勤务工作中的常见警情,此类警情有着多发、处置时干扰因素多、危险性大、对抗性强等特点。醉酒者由于大量饮酒往往产生情绪亢奋、冲动易怒、语无伦次、行为随意等生理特点,且由于酒精对中枢神经系统的麻痹作用,会使醉酒者产生痛点升高,对疼痛的敏感度降低生理反应,这些因素提升了在处置醉酒滋事警情时暴力犯罪发生的可能性,也使民警对醉酒人员进行劝解、控制和带离等工作造成了诸多困难。

民警在处理酒后滋事警情时被饮酒者袭击致伤的案例在我国各地大量存在,流血甚至牺牲事件屡屡发生,因此,在处置此类警情时,为避免此案例的惨痛重现,我们应在处置的前、中、后阶段有针对性的收集情报信息,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在处置中时刻保持高度的戒备意识与适度戒备行为;在遭遇对方突袭时能够冷静应对,快速做出反应对对方予以有效控制,并依法对嫌疑人进行相应后续处置是我们民警在处置类似警情时所应严格遵循并有能力做到的。

分享到:

上一条:2015美国德州警察击毙持枪盗窃嫌疑人案 下一条:2015-2-8南宁西乡塘KTV民警枪击案

关闭




系统维护: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1号     邮编:100038     Email:webmaster@ppsuc.edu.cn    文保网安备案号 1101020005     西城网安大队备案号:11010200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