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从《曹开山杀人案》看侦查讯问在案件侦破中的作用

2017年11月16日 17:33  点击:[]

 

【案例摘要】某年72日凌晨,湖北省江陵县境内洪沙公路170公里+150米处,有人发现公路边排水渠内横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渠内有一辆重庆产的80型摩托车。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速派交警和刑警赶赴现场勘查。现场位于江陵、江北农场参差交界处,又是南北唯一的交通要道。两名死者头部均有多处钝器伤,致伤工具为直径3.5厘米的圆形平面硬质钝器,身体其他部位未见搏斗伤,死亡原因是头部受伤致昏后溺死。检查摩托车,未见撞击痕迹,各部件完好无损。根据现场环境及尸检情况推测,这是一起充分预谋的伪造交通肇事的凶杀案。后经调查,死者系江陵县滩桥镇个体工商户代堂华、薛明秀夫妇,骑摩托车的系代堂华。侦查员迅速围绕死者展开调查,获得如下情况:  

()死者代堂华71日下午向银行和其好友陈诗顺借贷现金18万元,而钱在案发后查无下落;  

()71日下午5时许,代堂华对陈诗顺讲:“钱已交给曹开山,今晚运烟来,3天后还给你钱”;  

(三)代堂华母亲代中其反映,71日晚饭后,代堂华讲过: “晚上曹开山要送烟来,如果他到家里来喊,叫他到经销店找我”;  

()江北农场法庭的同志证实,711530分许,滩桥有个人来找过曹开山;  

()代、薛两人办事谨慎,不可能在夜晚同时外出,且尸检未见搏斗伤,必定是熟人分别将两人骗出杀害;  

()曹开山平时与代、薛的交往关系甚密,而且会骑摩托车,具备熟人又会骑摩托车的作案条件。  

根据上述情况,局长果断决定:拘传重大杀人嫌疑犯曹开山,成立以预审为主、侦审结合的审讯专门班子,务必突开口供,迅速破案。  

初审中,曹开山气焰十分嚣张,不仅拒绝回答所提问题,还以攻为守地指责我侦查人员拘传好人,并威胁说:“你们把法官当杀人嫌疑犯拘传审讯,我要控告你们,让你们好抓不好放。”4个多小时舌战,一无所获。经找曹开山妻子张爱萍正面谈话,也无任何进展,初审受阻。  

   73日上午,预审科奉命派员赶到滩桥参加了现场复查和案情分析会。大家一致认为,对曹开山这样特殊的对象,必须组织强有力的审讯力量和采取有效的审讯方法。  

在接下来的讯问中曹开山先采取反客为主、先声夺人的反审讯手法,气势汹汹地叫道:“怎么今天又换了3个人来审我?我先告诉你们,我是法官,我和死者无任何一点关系。你们审讯我是非法的。……。”  

侦讯人员端坐在审讯席上,采取避实击虚、以柔克刚的策略。几经较量灭掉了其嚣张气焰,为后面的讯问创造了有利条件。在问清曹开山的基本情况后逐渐把话题引向曹开山与死者代堂华的往来关系上,曹开山十分敏感,当一触及实质问题,就百般抵赖,侦讯人员抓住其言语中的漏洞有理有节地进行批驳和揭露,使曹开山逐渐丧失抵抗的意志。主讯人员审时度势接连采用了攻心夺气、避实击虚、引而不发等讯问策略和运用了说服教育、揭露谎言、使用证据等讯问方法后,迫使曹开山供述了其图财害命、谋杀代堂华夫妇的全部犯罪事实。  

【关键词】侦查讯问突破口  讯问策略  讯问方法  

【发生时间】某年71  

【发生地点】湖北省江陵县  

【学科领域】刑事侦查  

【适用专业(方向)】侦查专业、改革试点班  

【适用课程】刑事执法实务与实训  

【适用对象】本科生  

【主要知识点】讯问突破口的选择、讯问策略和方法的运用  

【案例正文】  

某年72日凌晨,湖北省江陵县境内洪沙公路170公里+150米处,有人发现公路边排水渠内横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渠内有一辆重庆产的80型摩托车。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速派交警和刑警赶赴现场勘查。现场位于江陵、江北农场参差交界处,又是南北唯一的交通要道。经尸体检验发现,死者系江陵县滩桥镇个体工商户代堂华、薛明秀夫妇,骑摩托车的系代堂华。两名死者头部均有多处钝器伤,致伤工具为直径3.5厘米的圆形平面硬质钝器,身体其他部位未见搏斗伤,死亡原因是头部受伤致昏后溺死。检查摩托车,未见撞击痕迹,各部件完好无损。根据现场环境及尸检情况不难推测,这显系一起充分预谋的伪造交通肇事的凶杀案。侦查员迅速围绕死者展开调查,获得如下情况:  

()死者代堂华71日下午向银行和其好友陈诗顺借贷现金18万元,而钱在案发后查无下落;  

()71日下午5时许,代堂华对陈诗顺讲:“钱已交给曹开山,今晚运烟来,3天后还给你钱”;  

(三)代堂华母亲代中其反映,71日晚饭后,代堂华讲过: “晚上曹开山要送烟来,如果他到家里来喊,叫他到经销店找我”;  

()江北农场法庭的同志证实,711530分许,滩桥有个人来找过曹开山;  

()代、薛两人办事谨慎,不可能在夜晚同时外出,且尸检未见搏斗伤,必定是熟人分别将两人骗出杀害;  

()曹开山平时与代、薛的交往关系甚密,而且会骑摩托车,具备熟人又会骑摩托车的作案条件。  

根据上述情况,局长果断决定:拘传重大杀人嫌疑犯曹开山,成立以预审为主、侦审结合的审讯专门班子,务必突开口供,迅速破案。  

突破曹开山谈何容易。曹开山别名仇开山,男,现年32岁,荆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江北农场人民法庭助理审判员。从事管教、审判执法工作10多年;1990年立过三等功,1991年“七一”前被确定为党员发展对象;有自修的法律专业大专文凭,熟知法律、办案知识;社会经验丰富,能言善辩。7214时许,刑警队依法将曹开山拘传到滩桥镇派出所,对曹开山进行了试探性的审讯。初审中,曹开山气焰十分嚣张,不仅拒绝回答所提问题,还以攻为守地指责我侦查人员拘传好人,并威胁说:“你们把法官当杀人嫌疑犯拘传审讯,我要控告你们,让你们好抓不好放。”4个多小时舌战,一无所获。经找曹开山妻子张爱萍正面谈话,也无任何进展,初审受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73日上午,预审科奉命派员赶到滩桥参加了现场复查和案情分析会。会上,大家认为,对曹开山这样特殊的对象,必须组织强有力的审讯力量和采取有效的审讯方法。曹开山杀人的嫌疑是有根据的,能否获取确凿证据,及时破案,关键在于突破案犯口供。于是决定由预审科长担任主审,6名审讯人员分两个组,分别对曹开山和张爱萍同时审讯。在预审科长主持下,审讯组认真研究了案情和曹开山的个人情况,制定了详细的审讯方案,在滩桥派出所对曹开山摆开了阵势。  

审讯一开始,曹开山就采取反客为主、先声夺人的反审讯手法,气势汹汹地叫道:“怎么今天又换了3个人来审我?我先告诉你们,我是法官,我和死者无任何一点关系。你们审讯我是非法的。我知道你们3个人是受人指使的,我劝你们趁早不要搞这种犯法的事,一是你们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口供;二是我要控告你们,非把你们搞去坐牢不可……。”  

预审员端坐在审讯席上,“欣赏”曹犯的表演,一言不发。曹犯唾沫四溅地讲了半天,不见审讯虽有任何反应,才尴尬地停住了。此时,侦讯人员心平气和地问:“曹开山,你讲完了没有?如果没有讲完,还可以继续讲下去,我们依然会‘洗耳恭听’的。”于是,曹开山又继续干嚎:“法官成了杀人嫌疑犯,真是千古奇冤,审讯我的人也将成为千古罪人……。”预审员让他讲得无话再讲了,才开始发问:  

“曹开山,你有多大年纪?  

“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你们无权审讯我。”  

预审员用嘲笑而又蕴含威严的口气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法官’,怎么连起码的法律常识都不懂?你是被依法拘传到这里来接受审查的。《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明确规定,被告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同时法律也规定了被告人有权根据事实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辩解。而你却一不正面回答问题,二不依理依法地辩解。这是一个被拘传的人应有的态度吗?这是一个自称有渊博法律知识的:法官,应有的表现吗?‘法官’先生!  

曹在审讯中企图以“法官”身份作挡箭牌,审讯人员将计就汁,顺水推舟,以法制敌,灭其气焰。这时曹开山自知理亏,看了审讯员一眼后,无可奈何地说:“那你们问吧。”其嚣张气焰第一次有所收敛。曹开山生父姓仇,养父姓曹,其生父是曹开山9岁时死的,据调查了解曹生父生前给曹开山起名仇开山,以后才改姓曹。而讯问中曹坚持说他只有一个名字叫曹开山,无别的名字。对这个细小问题预审员没有及时追讯,而是不动声色地讯问其他问题,逐渐把话题引向曹开山与死者代堂华的往来关系上:  

   “你同代堂华是何时开始往来的?都有什么往来?  

   曹开山十分敏感,当一触及实质问题,就故技重演,拒绝回答,反唇相讥:“我说我和他没有任何往来,你们硬要我讲与他的来往关系,用意何在?今天我才知道,这冤假错案就是这样搞出来的。你们要搞冤案,也不该搞到我法官头上来。”  

   预审员让他讲完后,开始反击:  

   “你这是什么态度?  

   “实事求是的态度。”  

   “你连你生父给你取的、你用过了的名字都不讲,这就是你的实事求是?  

   “这,这……”曹开山有点紧张,但马上诡辩道:“我是曾用过仇开山这个名字,但我参加工作后所有履历表上都没有填写这个名字,我也不想再用这个名字,不信你们可以查。”  

   “履历表上没有填写过这个名字,这并不等于你没有用过这个名字,也不等于这个名字不存在,更不等于这就是实事求是。这只能证明你对组织上从来就没忠诚坦白过,除此之外,还能说明什么呢?当然,知道了你的过去,再看你今天的态度就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了。”预审员有理有节地反击,使曹开山沉默寡言,头上的汗直往外冒。紧接着侦讯人员以肯定的语气宣示: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证据能够证实你和代堂华有密切的来往关系。”  

   曹开山继续沉默不语,以静观动。于是侦讯人员“引而不发”地问:“是不是要我们把证据拿出来看看?没有必要吧,我们想,你自己在别人本子上写的东西是不会忘记的吧?!”(曹在代的账本上写有1000元的欠条)

   曹开山第一次低下头,嚣张气焰被制服了。接着,他供认了与代堂华有较深的交往情况,并把代请其帮忙销售香烟,曹请代帮忙在广州购买单放机,还欠代1000元,并给代写有欠条等情况作了供述,但对其他问题不作回答。经过对其妻张爱萍的反复教育,张也证实了曹供述的上述情况,并供述了曹与代有赌博违法行为。这一回合的审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实现了第一步战略目标。  

   74日晚,审讯组在核实了曹开山与代堂华等人的赌博违法事实和查清曹开山所管理的法庭财务短款近3000元的事实后,第三次审讯曹开山。按原计划,这次审讯从曹的赌博和账上短款人手,发动凌厉的攻势,逼其交代杀人罪行。审讯中,曹开山采取以守为攻的反审讯手法,坚不吐实,先矢口否认自己有任何违法行为。经预审员虚虚实实地反复追讯,曹被迫交代了与代堂华等人用麻将进行赌博的情况。但当进一步深追时,曹一再表白自己与代堂华夫妇的死毫无关系。审讯又陷入僵局。这时,审讯组接到破案指挥部传来的“知情人举报,暂停审讯,参加接待”的命令。于是审讯组中途停审,连夜赶到江北农场接待了举报的知情人——该场客车司机严若明。经询问,严若明提供:“曹开山、代堂华和我3人曾是好朋友。今年3月,曹开山要我帮他打听“迷魂药”的处方,后来我通过犯人得到迷魂药的配方并将抄写的4味药名交给了曹。接着,曹又要我给他搞迷魂药的成药,我没有搞到。629日下午在江北中学门口碰到曹开山,当我追问其搞药干什么时,曹告诉我,他需要搞一大笔钱,现在是个机会,不能等了。当我劝他不要搞这种犯法的事时,他说他可以伪造一个交通肇事的假现场,别人是查不出来的……。72日上午,我路过现场时,听见人们在议论,又见死者是代堂华夫妇,太巧了,这事肯定是曹开山干的。我心中害怕极了,这事只有我知道,我怕曹杀我灭口,所以我才下决心要向你们举报。”  

   接待严若明后,审讯组连夜找有关人员进行了核实。次日上午,再次依法搜查了曹开山的办公室,在其办公桌左侧抽屉内发现的一本袖珍账册倒数第16页上写有严若明所讲的4味中药名,进一步证实了严若明所讲情况真实可靠,曹开山杀人嫌疑进一步上升,预审员突破曹开山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75日下午,决定将曹开山押回县局突审,以增加其心理压力。同时将其妻收容审查,形成两面夹攻之势。在审讯策略上,决定采用外柔内刚,旁敲侧击,尽量不抛示证据的方法。当晚9时,在专门布置的审讯室内开始了具有决定意义的攻坚突破。  

   曹开山在前段审讯中虽然气焰被挫灭,已在防御线上开始败退,但当审讯指向其杀人犯罪的要害时,仍然坚不吐实,百般狡辩,又搬出其“法官”身份作挡箭牌:  

   “我是法官,你们应该相信我是不会杀人的。”听这口气,虽仍在狡辩,但已没有了先前那般强硬和嚣张。  

   “难道世界上就不曾有过法官杀人?  

   “这有。但你们应该知道,代堂华为人忠厚老实,又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杀他呢?这不是天大的冤案?  

   曹开山以为找到了一个有力的辩解理由。侦讯人员则针锋相对,反戈一击:“这我们清楚。正因为代堂华为人忠厚老实,他才认狐为友,落得死后尸抛荒野水中的结果。”  

   曹精神紧张,内心空虚,预审员乘机以虚代实地问:  

   “代堂华为人虽然忠厚老实,但是,他也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这一点你应该比我们清楚。”  

“我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吗?你想想看,他给你买单放机时,你差他1000元钱,他还要你打了一张欠条,是不是?  

“是的。”  

“难道这次那么大个‘数’,他自己就不写点什么吗?”其实代堂华并没有记载什么。侦讯人员问这话时故意放慢速度,字字凝重,充分发挥暗示效应。  

   曹开山听后突然一怔,显得十分惊慌。但曹毕竟是在政法战线上混过10多年,特殊职业养成的极强的自制力使他很快镇静下来,继续保持沉默。预审员继而转为以实击虚地发问:  

   “古人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除了写有什么外,代堂华出事前给别人都讲过。”侦讯人员把—“过”字的尾声拖得很长。此时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着预审员。于是,预审员又虚晃一枪:“讲过些什么,这就用不着我们来告诉你了,要不然,我们为什么那么快就依法拘传你这位法官先生呢?  

   虚虚实实、旁敲侧击地发问,使曹开山感到预审员已经掌握了代堂华交钱给他的证据,终于迫使他在防御阵地上又往后大大地退了一步。6日凌晨5时许交代了代堂华71日下午3时半到法庭办公室,交给其买烟的现金18万元,代死后将钱转回家,因怕搜查,由其妻张爱萍将钱藏到农场机关幼儿园去了。曹开山作了上述交代后却固守最后一个阵地,对杀害代堂华夫妇的罪行守口如瓶,并谎称可能是被追赶烟贩子的人所害。审讯组立即提审了张爱萍,迫使其交代了转移隐藏赃款15万元,印证了曹之口供。至此,审讯已经取得重大突破,为最后突破全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7615时,与曹开山的最后决战开始了。  

   预审员保持着温文而庄重的态度,显得气势大度,胸有成竹。讯问时言简意深,铿锵有力而又情理交融。审讯一开始,预审员首先肯定了曹开山上午的表现:  

   “曹开山,你上午的交代已向坦白认罪的道路迈出了一步,这很好。对于你的任何一点进步,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卷里并表示欢迎。但同时也要向你严肃指出,上午的交代有‘水分’,而且在主要事实情节上全部是‘水’。我们曾是同路人,都吃政法这碗饭,反审讯的各种手法我们见多了,玩弄真真假假、鱼目混珠的手法是骗不了我们的。希望你明智些。”  

   曹开山长时间的沉默。  

   预审员进一步旁敲侧击:  “你认为已经灭口无人知道了吗?这就错了,你连好朋友都敢下毒手,你那些朋友会对你都忠实可靠吗?  

   曹摆头,依然沉默不语。也许是在揣度是谁出卖了他,也许是疑虑交代后的后果。总之,预审员分析,此时的沉默,既是曹犯抗审能力被削弱,心理开始动摇的反映、,又是其残存心理障碍,没有完全突破心理防线的表现,因此必须再添心理动力。根据对曹开山的调查了解,得知曹开山儿女情长,夫妻情重,特别是对其5岁的女儿尤为怜爱。预审员及时灵活地变换策略,采用情感影响法,刺激曹开山情感世界中的敏感脆弱部分,以动摇其心旌,彻底摧垮其心理防线。预审员以不无遗憾的语气进行心理诱导。  

   “一念之差,竟成千古恨。曹开山,你从小就失去了父爱,可惜呀,你的女儿今年才5岁,就……”预审员故意拖长了尾音,没有说下去。这时曹开山像触电似地惊问:  

   “我的女儿,她,她怎么了?  

   “她很好。”预审员镇静地说。  

   “不可能。”曹开山疑惑地说。  

   “我们已将她送到她奶奶家去了。”  

   曹开山不无感激地说:“谢谢你们。”随即又惊慌地问:“我爱人呢? 她怎么了……?”预审员略停了一下,故作不解地反问道:“这个?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曹突然醒悟似地回答:  “哦,我明白了。她也被你们隔离审查了。”说后低下了头,用手拍打自己的头部。  

   预审员进一步刺激他的感情。  

   “这么聪明的‘法官’现在才明白?但也不迟。可能还有你不知道的。现在有一个幼小的女儿和一个年轻的妻子都在为一个男子汉饱受思想折磨,不知何时才能得到解脱。而这位男子汉还口口声声地说他爱她们呢!当她们知道这位男子汉此时的情景后,也不知有何感想?  

   这时曹开山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叫道:  “别说了,别说了! 我爱我女儿和妻子,想让她们过上好日子,是我造孽,害了她们。”  

   “那你就作一次男子汉,交代清楚呀!  

   “这怎么见得人? 这怎么见得人呀?讲不得,讲不得。”曹开山似自言自语地念了几遍后又沉默不语了。  

   预审员凭敏锐的直觉判断,曹开山此时心里就像即将开锅的水,只要再添一把火,就会滚滚沸腾。于是预审员继续刺激他的男子汉自尊心:  

   “你这位男子汉没有半点爱女、爱妻之心,可惜,她们错爱了人。你的女儿还说你是个男子汉呢!  

曹开山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情感危机之中,他绝望地探询道:  

“她们还爱我吗?  

   “当然。”预审员肯定地说。  

   曹开山摇头不语。  

   “你不信?这里有你心爱的女儿的录音,你想听听吗?  

   这时,录音机里传出女儿那令曹犯撕肝裂肺的哭声:  

   “爸爸,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呀!……”  

   曹开山第一次掉下了眼泪。当他要求再听一遍时,预审员再火上浇油地说:  

   “你还要听,也可以。不过再往下听就不是你女儿的声音了,可能是你好朋友的儿子失去父母后的痛哭失声了。你是不是真的想听听,然后向你好朋友的亡灵忏悔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道德感的谴责,良心的悔悟,人格的尊严,这强烈的感情冲击,使曹开山的心里真如倒海翻江卷巨澜,他再也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感情冲击。只见他双手抱头,连声吼叫道:  

   “别说了,别说了,受不了。我的大脑都要爆炸了,我说,我说……”  

   几番唇抢舌战,一阵电闪雷鸣。顽固嚣张的曹“法官”终于低下了罪恶的头,供述了:谋杀代堂华夫妇的全过程:“我在与滩桥镇个体商贩代堂华交往过程中,发现代忠厚老实,很有钱,又在做黑市烟生意,便认为有机可乘,遂起谋财害命之心。19913月到6月,我通过江北农场第一砖瓦场客车司机严若明帮忙打听并搞到迷魂药的配方,还将4味药名抄录在‘袖珍账册’上,企图用迷魂药对代堂华下毒手,后由于弄不到药而未能实施。一计不成,我又生一计。同年627日,我通知代堂华到我那儿去一下。28日上午代去找我,我谎称::有15箱芙蓉烟,71日来,你把钱准备好。’并商定71日代将钱交我,烟运来了再去喊他。711530分许,代将借贷来的18万元现金在江北农场法庭办公室交给我。72日凌晨1时许,我乘妻子熟睡之机,从江北农场到滩桥镇代堂华的经销店住处,以烟运来为由将代骗出。代驾驶一辆重庆产的80型摩托车,我坐后座上。当车开到沙洪公路176公里+150米处时,我佯装解手要代停车,拿出随身携带的奶头铁锤对代的头部猛击数下,将其击昏倒地后拖入公路旁的排水渠桥西边的水中。为了灭口,我又骑代的摩托车返回代的经销处,以代堂华要薛明秀押货到沙市去为由,将代的妻子薛明秀骗出,用摩托车将薛带到发案地,采用同样手法用奶头铁锤猛击薛的头部数下,将其击昏倒后拖入排水渠水中。接着又将代的摩托车一起掀入排水渠中,伪造了个交通肇事的现场。随后,我从小路逃离现场。途经江北农场医院西南角的桔园旁时,将作案的奶头铁锤丢人桔园内围水沟的水中。72日中午,我将赃款从办公室转移到家中,并要爱人将代装钱来时的提包和包钱用的报纸在卫生间烧毁,又将自己当晚所穿的白球鞋砍烂后冲入下水道,毁证灭据。尔后,我又指使爱人将15万元的赃款带到江北农场机关幼儿园屋后的瓦堆内隐藏,妄图逃脱罪责……”  

   当曹开山在审讯笔录上按下最后一个指印,时针已指向午夜零点。预审员乘着突破的兴奋,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立即押着曹开山驱车赶往江北农场,在曹开山指认的地点打捞起作案凶器奶头铁锤,为证实曹开山杀人犯罪提供了确凿证据。  

案例讨论(问题):    

一、请结合本案例讨论:什么是讯问突破口?讯问突破口应具备哪些条件?  

二、请结合本案例,理解准确选择突破口的意义,正确运用讯问策略和方法对侦查讯问的作用,在对案情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制定侦查讯问方案。  

在讨论过程中,要理解讯问突破口、询问策略和讯问方法的概念,理解询问策略和讯问方法的运用条件,明确侦查讯问的任务,掌握侦查讯问的基本技巧。  

三、请同学们思考,本案中面对具有反侦查经验的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应使用怎样的讯问策略和方法?在讯问曹开山时应选择什么事实和情节作为讯问突破口?  

四、根据本案的讯问过程,请同学们讨论在侦查讯问过程中应该如何根据现场的具体情况灵活运用各种策略和方法?  

五、请同学们讨论在本案讯问成功的经验有哪些?  

六、总结侦讯人员应具备怎样的专业素质?  

案例小结或评析:    

本案是一起图财害命、杀人抛尸的恶性案件,犯罪嫌疑人具有一定的反侦查的经验,在作案后为掩盖罪行,伪造了一个交通事故的现场,企图迷惑公安机关。但细心的侦查人员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经过大规模的摸排,发现了重大嫌疑人,在采取强制措施后与曹开山进行了面对面的较量。曹开山曾是一名法官,对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和办案的方法了如指掌,讯问的难度不言而喻。侦讯人员不畏困难,扎实工作,仔细分析案情,准确摸清曹开山的受审心理,正确的选择和确定讯问突破口,科学的运用讯问策略和方法,经过多次交锋终于从心理上征服对手,迫使犯罪嫌疑人缴械投降,低头认罪,为彻底查清案情奠定了坚实基础。通过对本案例的解读,帮助学生提高对侦查讯问相关知识的把握,同时,通过对本案例的讨论与分析,学习如何审时度势灵活的运用这些知识。  



   

     

年十一月十六日              

分享到:

上一条:从《张某羊等运输毒品案》 看讯问突破口... 下一条:从《2006.2.17白骨案》看案情分析在侦查...

关闭




系统维护: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1号     邮编:100038     Email:webmaster@ppsuc.edu.cn    文保网安备案号 1101020005     西城网安大队备案号:110102002994